谁有资格「酒肉穿肠过」

    逢年过节,大酌小宴,无不“腥腥相惜”,满盘荤腥。略涉佛法的人劝我吃肉,称学佛人不能机械理解佛法,要敢于“酒肉穿 […]

    逢年过节,大酌小宴,无不“腥腥相惜”,满盘荤腥。略涉佛法的人劝我吃肉,称学佛人不能机械理解佛法,要敢于“酒肉穿肠过”。我也承认:吃不吃肉,应当算作一种生活习惯,不必一定与佛法有关。但说到真学佛人就可以酒肉穿肠过,我感到完全不对。后来看到永明延寿禅师的一个开示,才弄清楚“酒肉穿肠过”错在哪里?

    延寿大师对出家众说,“若割心肝如木石相似,便可食肉;若饮酒如屎尿相似,便可饮酒;若见端正男女如死尸相似,便可行淫;若见己财如粪土相似,便可偷盗。”原来可以“行世间逆顺事”的,唯有法身菩萨!执“空”理而费“有”事,自宋至今,这样的修行人仍然存在。修行人如不得明师指引,必是盲修瞎练。不但无功,反而增过。

    永明延寿禅师是这么说的:“深嗟末世诳说一禅,只学虚头,全无实解,步步行有,口口谈空,自不责业力所牵,更教人拨无因果,便说饮酒食肉不碍菩提、行盗行淫无妨般若,生遭王法,死堕阿鼻,受得地狱业消,又入畜生饿鬼,百千万劫无有出期。除非一念回光,立即翻邪为正;若不自忏自悔自修,诸佛出来也无救尔处!若割心肝如木石相似,便可食肉;若饮酒如屎尿相似,便可饮酒;若见端正男女如死尸相似,便可行淫;若见己财如粪土相似,便可偷盗。饶尔炼得至此田地,亦未可顺汝意在!直待证无量圣身,始可行世间逆顺事。”

    永明延寿禅师说:“千经所说,万论所陈,若不去淫,断一切清净种;若不去酒,断一切智慧种;若不去盗,断一切福德种;若不去肉,断一切慈悲种。三世诸佛同口敷宣,天下禅宗一音演畅,如何后学略不听从,自毁正因反行魔说!只为宿薰业种,生遇邪师,善力易消,恶根难拔。岂不见古圣道:见一魔事如万箭攒心,闻一魔声如千锥劄耳,速须远离,不可见闻。各自究心,慎莫容易。久立珍重!”

    我喜欢马克思的“具体问题具体分析”。出家人为免遭世人诟病,在俗家宴席上也会随缘吃一口肉菜,往往取得正面效果,让世人觉得出家人很通情达理。我是在家学佛人,从不随此一缘。原因何在呢?我本来已经很习惯吃长素,仅仅为了某种所谓的随缘而吃肉,什么问题也说明不了。我从来不怕外人知道我吃长素。在乎人家怎么想,其实是个人的“我执”作怪。实际情形是:你又不是他爹他娘,谁管你吃素还是吃肉呢?

    前天,我太太所在总编室集体吃元旦饭,老总捧酒杯对大家说“给吃素的敬一杯”,并问我太太“全家都吃素吗”,太太说都吃素。老总感叹了:“吃素也能吃得这么好!”

    更多信息: 支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