憋出的一篇札记

    一年前,还记得写札记的利益:对于三级修学实践经验传承的利益;对于自己修学反思的利益。当时暗下决心,回去就写篇札 […]

    一年前,还记得写札记的利益:对于三级修学实践经验传承的利益;对于自己修学反思的利益。当时暗下决心,回去就写篇札记。可是一晃一年过去了,札记一篇没有……

    今年九月布萨,在同修的帮助、引导、督促下,我又一次决心写札记,一个月过去了,札记一篇没有……

    今年十月同修把投稿的邮箱发来了。不能再拖了,尽管外面下着雨,这边有点黑,家里有孩子老婆,有热茶,有家事要忙,有育儿书要学习,还有闲适和发呆,但是我决心写一篇札记,从现在开始,不再等待……

    问题是我写什么呢?我不知道。我只知道我决心写篇札记,即使我不知道写什么,即使手机快没电了……

    我开始思索札记的意义。作为辅导员而言,札记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完善带班模式,并把带班的经验和教训传递给未来的辅导员师兄。遥想刚刚带班的时候,我的懵懂和无助。札记是这么好的一个窗口,帮助我在未来带班的过程中,有模式,有办法,有助力,有指点。

    我一年前开始带班,慧东师兄支持我。她学得深入,引导起来深入浅出,娓娓道来,让同修们总有醍醐灌顶的感觉,在她面前,我总觉得智商不够。仅仅陪伴了三次,我便一个人开始上路。虽然法义看了几遍,以前也学过,可还是不知道理解得对不对,对自己很没有底气。每次共修前,都要和慧东师兄打个电话,求证下理解得是否正确,如果她认可,我才能长出一口气。

    独立带班开始,高度紧张的“点评”,总之一定要把同修引导到“绝对正确”;最后三十分钟,我按照“标准答案”进行引导和总结。共修结束后,我会再出一口长气,好像完成了一个巨大的任务。持续一个多月,我便觉知,这个似乎不对,我自己都不喜欢我自己,说着“标准答案”和“导师说的”,我像一个木偶和传话筒一样,鹦鹉学舌。没有一丝幸福感的我开始意识到,我是否尊重缘起?是否细微观察师兄们的分享?是否用心赞叹师兄们的成长?因为我的“高度紧张”,心都不那么柔软。执著法义正确与否的背后,我又揣着怎样不安的心?

    一次聚会,经“前辈师兄”点拨,原来有三点秘籍:

    1.打铁还需自身硬,法义多看,自己能够运用八步骤理解接受运用,写出分享,首先做个合格学员。如果我自己都没有办法很好地把法义理解得完整准确透彻,哪里有智慧去陪伴、关爱、理解、引导?

    2.不要和“前辈师兄”比较,根据自己的认知水平和接受程度进行引导。尊重缘起的自己,接受自己的不足。因为认识到我也是轮回中的重病患者之一,我们是在三级修学的模式中共同成长的。作为辅导员的我,更多的是安住在模式中陪伴师兄们成长。

    3.按照八步骤进行引导,在理解上:是否完整和深刻;在接受上:是否坚定;在运用上:是否具有正见。逐步深入,拾阶而上,且不可跳越。

    当我把自己当成一个缘起的自己,接受自己,按照态度和方法模式去做,压力和焦虑就这样慢慢消失。现在我很幸福,愿更多的同修走在这条幸福的路上。不知不觉一篇札记写好了,抬头看到临边餐桌人还在看手机电视,一个多小时这么快就过去了。外面有钟声,起风了,我要带着心回家了……